一秒记住 思路客 www.siluke123.com

    说完,见Gigi一脸哀莫大于心死,廖文杰翻翻白眼,不爽道:“大姐,你这是什么表情,且不说没有发生什么,就算有,单凭我这张脸也是你赚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没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说不喜欢宾馆,你就把我带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不逗你了,我们来说说正事!”

    廖文杰看了眼房门方向,眉头一挑:“平心而论,你前男友真的很爱你,可惜情绪太过激烈,以至于日思夜想之下,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不必担心,我已经把他吓走了,未来很长一段时间,他都会下意识回避有关你的记忆。”廖文杰说道:“如果你觉得不妥,可以让他出现在你的病例名单上,反正他精神确实有点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说的正事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怕话题转得太快,你一时接受不了,才特意过渡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太感谢了,我一下就进入状态了呢!”

    Gigi翻翻白眼,深吸几口气,缓缓道:“你不是警察,你究竟是什么人,跟踪我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港岛警察,如假包换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亮了亮警官证,而后道:“我不是一般的警察,隶属特殊部门,经手的案件普通人永远接触不到,嗯,受害人除外。”

    Gigi闻言立即警惕起来,她不是笨蛋,联想到被廖文杰带走的草庐居士,大概明白了什么:“草庐他不是病人,也不是什么罪犯,他说的故事都是真的,对吗?”

    “没错,草庐居士句句属实,他的确是个道士,降妖伏魔时误入时空隧道,穿越数百年光阴,来到了我们所在的时代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认真道:“故事里的施施姑娘和死后魂魄所化的妖姬,就是你的前世,这也是草庐认错人的缘故,你们不仅外表一模一样,就连内在也是如出一辙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如此,那也是上辈子的事了!我什么都不记得,你找我也没用,我没法帮你们抓住鬼王。”Gigi连连摇头,普通人,拒绝接触有生命危险的新鲜事物。

    “你误会了,来找你是为了保护你,不是拿你当诱饵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耸耸肩,依靠在沙发上:“鬼王对你异常痴迷,上辈子被你逃了,这辈子不会善罢甘休,他早晚会找过来,把你变成对他死心塌地的妖姬。”

    Gigi无力叹气:“这种保护的方式,和把我当诱饵有什么区别……”

    “诱饵有生命危险,你没有,就这么简单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摸出手机打给里昂,让其带着草庐过来,刚接听,对面就传来了里昂欢呼雀跃的声音,他成功挑战一次一公升牛奶,且用鼻孔全程不换气的喝法,喝完之后,体质果然变强了。

    “MMP,我就说!”

    廖文杰无语掐断电话,人和人的体质不可同日而语,这话果真不假。

    换其他人喝这么多牛奶,已是送医途中,里昂就不,告诉他喝牛奶会变强,他就真敢变强。

    片刻后,草庐居士一人推开房门,顺便帮里昂带了句话,这货尝到甜头,里面对扶桑鬼王没了兴趣,找女朋友们研究体质去了。

    廖文杰点点头,懂了,里昂今晚牛奶喝太多,也要让女朋友们多喝几口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无话。

    第二天,Gigi打电话去病院,声称抱恙,请了三天假。

    廖文杰站在窗边,挨个给女朋友们打电话,逐一确定约会时间。其无耻的行径,看得Gigi咬牙切齿,也就是不知道廖文杰的女朋友们都是谁,否则肯定挨个举报。

    “廖Sir,你说鬼王很快就会来找我,具体是多久?”

    “不好说,鬼王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。”

    廖文杰皱眉看向草庐居士:“趁现在还是白天,鬼王不会出没,闲着也是闲着,先把你两个徒弟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草庐连连点头,他等的就是这句话,站到窗边,从袖口摸出一张黄纸,临空以念力作画,叠成纸鹤形状,放飞至半空。

    Gigi满怀好奇凑过来,见纸鹤飞入半空并变成白鸽,惊讶地张大嘴巴。

    看草庐的扮相和口头禅就知道,他施展的不是魔术,而是道术。

    廖文杰望之眼熟,这一手和钟发白所授的寻人之术有异曲同工之妙,些许区别,比如施术时没有通过媒介确定气息,也是因为师徒连心,省略了这一步骤。

    至于纸鹤变成白鸽,学会了就永远饿不死……

    就很离谱!

    一拳打碎一座山,和凭空制造一条生命,前者更具震撼力,后者难度无限大。

    廖文杰不认为草庐有这等本事,直言道:“居士,刚才的白鸽怎么回事,你养的宠物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是我圈养的信鸽,封入黄符之中,用来和徒弟讯通,很快它就会找到小辉,并将其所在的位置带回来。”草庐捋了捋胡子,感觉这把稳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晃,来到下午。

    屋内三人大眼瞪小眼,草庐被看得面红耳赤,嘀咕着信鸽圈养多年,绝无失手的可能,一定是哪里出了岔子。

    廖文杰翻翻白眼:“别等了,再放一个鸽子,我们一路跟过去,就明白了原因了。”

    “鸽子没有,我只养了一只,但纸鹤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    草庐脸上烧红,急忙站在窗边,施展法术,将黄纸叠成的纸鹤放飞空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———

    惊雷划过,阴沉天幕降下阵雨,纸鹤在雨水之中扑腾两下,嗖一声摔到了一楼。

    廖文杰正打算追赶,望之瞪大眼睛:“居士,我见过很多纸鹤,不敢说刀枪不入、水火不侵,但这么脆皮的,还是头一回见。”

    “说来不怕阁下笑话,我的法术需要避水,只要一沾水立马威力全无。”草庐深感汗颜,望着阴雨连绵的天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在港综成为传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凤嘲凰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嘲凰并收藏在港综成为传说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