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秒记住 思路客 www.siluke123.com

    张皇后派人送来银子,足足有两万两。
    张家也派人送来了银子,没敢越过皇后娘娘,取了个吉利数,一万八千两。
    堪称雪中送炭。
    刘珩高兴坏了,有了这两笔银子,就可以解他燃眉之急,挖掘池塘水库的钱就有了。
    张五郎和刘珩感情好,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。
    “我家老头子够偏心的,只给你送银子,我却一文钱都没有。好歹送几件新衣服,或是送几匹布也好啊!”
    “你现在是挣月俸的人,你怎么好意思还问家里要钱?”刘珩耻笑他。
    张五郎理直气壮,“殿下都已经有了自己的封地,还问皇后娘娘要钱。你都好意思要钱,我当然也好意思。不行,我现在就写信回家,让家里老头子也给我送点钱过来。”
    刘珩:“”
    能这么对比吗?
    “本王的银子是用来发展封地。你的银子是用来吃喝玩乐。”
    “王爷可别说了,自从来到封地,我可是一天都没懈怠,鞋子都跑烂了两双。哎,你这封地啊,山里来山里去,翻过一座山又是一座山。地势平坦的地方也有,就是太少了。”
    最近,张五郎也跟着跑了跑了广大乡村,清点人口,丈量土地,绘制地图。
    张五郎曾跟着工部一位员外郎,学过绘制地图。据那位官员说,张五郎在这方面还有点天赋。
    于是乎
    手头缺乏人才的刘珩,就将张五郎赶出去熟悉地形地貌,绘制一张封地全貌图,有大用。
    这件差事一时半会办不完,到目前为止,张五郎才绘制了五个乡镇的地图,鞋子都跑烂了,太苦了。
    绘制地图就不是人干的事,尤其不是他这种习惯享受的纨绔子弟能干的事。
    这不,特意跑回农闲庄,要打牙祭,开小灶,吃香喝辣。
    用他的话说,得养点膘才有力气继续为王爷分忧。
    蒋胖子得知他回来,嚷嚷着要做一个烧肥肠,还要来个烧鸭子。
    张五郎挥舞着双手,兴奋啊,“别忘了猪头肉,猪尾巴,猪耳朵各种下酒菜卤味都整一盘。我胃口大,再多都吃得下。将你们东家藏起来的腊肉香肠腊鸡腊鱼都整起来。”
    “腊肉香肠风鸡真没剩下多少。双河镇那边采购了几回,都是南来北往的客商吃上瘾了。不仅腊味即将清空,就连豆腐乳,风干豆豉,咸菜,萝卜干一切容易携带又容易保存的食物,那帮客商是一点都不客气,有多少买多少。要不是东家多了个心眼,现在库房都被人清空了。”
    张五郎砸吧嘴,“去年的时候,见你们东家整天折腾这个折腾那个,我还以为她是瞎折腾,那玩意能值几个钱啊。没想到,你们东家折腾出来的小零嘴,竟然还挺受欢迎。”
    “张公子说出这话,就知道你不了解外面的情况,或者说张公子没有从北到南走一趟。休说南边人口稠密之地,吃饭住宿自然是很方便。
    可是,绝大部分地方,人口稀少,几十里上百里甚至几百里都找不到一处吃饭打尖的店,几天见不到一户人家都属正常。
    不能因为没有店家,就不吃饭吧。怎么办?我们东家出售的‘小零嘴’可就派上了大用场。单说萝卜干,用盐腌制,还裹上了辣子香料,在野外只需生火煮饭,就着萝卜干就能吃三大碗。”
    盐是必需品,人得吃盐才有力气。
    尤其是是长期在野外,走南闯北的客商更需要重口味饭菜。
    口味重,耐储存,能下饭的腊味,酱菜,豆豉,萝卜干之类的物品,就成为了首选佳肴。
    比起没滋没味的炒米,炒面,不敢说好吃一百倍,至少好吃十倍。
    没法生火做饭的时候,萝卜干还能当个小零嘴解馋,吃进肚子里舒坦。
    要是不嫌豆豉太咸,舀一碗豆豉吃,岂不美滋滋。
    还有腊肉香肠,切片在油锅里煎一遍,即便是大热天,都可以存放数日,随时可以拿出来吃,解馋又解饿。
    种种原因,造成农闲庄出品的半加工农产品极受欢迎,通过双河镇码头那些南来北往的船只,逐渐传播开,会有更多的人知道双河镇有一家农闲庄,专门制作出售各类干粮,物美价廉,用料十足,舍得放盐。
    舍得放盐,是这个年代对菜品好坏的最大褒奖。
    吃盐不易,就像百姓买个铁锅至少需要一年积蓄一个道理。
    盐铁专卖,层层分包,到了百姓手里头的盐不便宜,人又必须吃盐。以至于盐,成为了一个开销较大的必需品。
    张五郎半点不客气,自个跑到库房,装了一盆萝卜干,咬得嘎嘣脆。
    他和蒋胖子唠嗑,“别说,你们家的萝卜干的确好吃,比起京城酱菜铺子卖得要好吃。”
    “那是!也不看看单单一个萝卜干,就放了多少香料进去。外面卖的萝卜干,只有盐味,最多再放点辣子,可没有香料。”
    “还是你们东家大手笔。小小萝卜干也舍得放香料。”
    “我们东家说了,既然要做,就要做到最好,打出名气和招牌。现在外面那些不差钱的客商,只认我们农闲庄的牌子。”
    “岂不是卖得很贵?”
    “不贵不贵,也就比市场价多出个两成而已。”
    “才两成,的确不贵。”张五郎很认可这个价格。
    如果他也需要长期在野外赶路,他肯定也会认定农闲庄的腊味酱菜,别家的统统不要。
    单就舍得放香料,又嘎嘣脆的萝卜干,就已经胜过千千万万家酱菜铺。
    他胃口好,一口接着一口吃。
    光吃萝卜干还不过瘾,又去装了一碗豆豉。
    豆豉分两种,一种熏干豆豉,放个两三年都不成问题,就是水分没了后特别咸,用来炒豆豉蒜苗回锅肉,那是极好的,简直是美味。
    还有一种豆豉,不用熏干,做好后直接装坛子储存,可以放置半年。从冬天一直到夏天。
    “蒋胖子,今儿再来一盘豆豉回锅肉,加蒜苗炒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病娇皇子赖上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思路客只为原作者我吃元宝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吃元宝并收藏病娇皇子赖上门最新章节